揭秘朱棣生母之谜

时间:2014-11-10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朱棣的生母到底是谁确实复杂,但总离不开这样“四个女人”:朱元璋的发妻马秀英,高丽(今朝鲜)女子碽妃李氏,元顺帝妃洪吉喇氏,蒙古女子翁氏,她们与朱棣之间的关系都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。下面我一一地来讲讲,辩证一下这四个女人中到底谁是朱棣的真命母后。
  
  第一个女人:皇后马秀英
  
  称朱棣的母亲为马皇后,最为广泛。在清人朱好阳编纂的《历代陵寝备考》中有记载,“后生懿文太子、泰王樉、晋王桐、成祖、周王”。这里说得十分清楚了,朱棣为朱元璋与马皇后所生的第四个儿子。而这一说法,来源于明朝当时的史书,如《太祖实录》、《太宗实录》、《靖难事迹》、《玉牒》等。《靖难事迹》中有相同的文字:“高皇后生五子,长懿文皇太子,次秦愍王挟,次晋恭王桐,次上,次周定王。”朱棣更是亲口说过,他的母亲是皇后马秀英,“每自称曰:‘朕高皇后第四子也’”。
  
  但也有秘史称,马皇后根本就没有生育能力,一世无子,正史上记载的包括太子朱标、燕王四子朱棣在内,五个儿子都是别人所生。而马皇后采用了过去皇家最惯常的手法,把别的妃子所生育的孩子据为已出,是一出明版“狸毛换太子”。这种说法,为朱棣的生母之谜平添了一份神秘。
  
  皇后的生平我已在前面的BLOG里谈过了,(见刘邦与朱元璋的“夫妻生活”之差别)一文,这里不多说了。
  
  第二个女人:朝鲜女子李氏
  
  称李氏为朱棣生母不少人很相信,认为证据很充分。《南京太常寺志》有这样的文字:“孝陵祀太祖高皇帝、高皇后马氏。左一位淑妃李氏,生懿文太子、秦愍王、晋恭王;左二位皇妃,生楚王、鲁王、代王、郢王、齐王、蜀王、谷王、唐王、伊王、潭王;左三位皇贵妃,生湘献王、肃王、韩王、沈王;左四位皇贵人,生辽王;左五位皇人,生宁王、安王;右一位碽妃,生成祖文皇帝。”《南京太常寺志》,太常寺为皇家机构,自然此书为皇家文字,其记载应该有很高的真实性和可信度。
  
  明人沈玄华在《敬礼南都奉先殿纪事十四韵》中有,“高后配在天,御幄神所栖。众妃位东序,一妃独在西。成祖重所生,嫔德莫敢齐。”因此,包括当代的历史学家吴含先生在内,都深信朱棣的生母为“碽妃”李氏。
  
  碽妃,为高丽(现在的朝鲜)选送给朱元璋的女子。据说,李氏生朱棣时尚未到预产期,为一个早产儿。但朱元璋怀疑她私通,给自己戴了绿帽子,龙颜大怒,赐硕妃“铁裙”之刑。所谓“铁裙”之刑,就是用铁片做成裙子给人穿上,然后把人放在火上烘烤。这样,碽妃给活活折磨死了。据说,朱棣知道自己的生身之事,在皇袍加身后,于永乐十年,即公元1412年在南京重建大报恩寺塔,以报答生母碽妃,与马皇后“狸毛换太子”手法如出一辙,朱棣也来了一个障眼法,用的名义“以报答朱元璋和马皇后的养育之恩”。在当时,大报恩寺塔常年大门紧闭的,属“禁地”,以保守这个惊天秘密。有人悄悄进去过,发现里面供奉的真是碽妃像。
  
  此事见民国学者陈作霖《养和轩随笔》:“予幼时游城南大报恩寺,见正门内,大殿封闭不开。问诸父老,云:‘此成祖生母碽妃殿也。妃本高丽人,生燕王,高后(马皇后)养为己子。遂赐(碽妃)死,有铁裙之刑,故永乐间建寺塔以报母恩。’与史志所载皆不合,疑为谰言。后阅朱竹坨跋《南京太常寺志》,云:‘长陵系碽妃所生’。复见谈迁《枣林杂俎》,述:‘孝慈高皇后无子,即懿文太子(朱标)及秦、晋二王,亦李淑妃产也。乃仅齐东之语,不尽无稽也。’”
  
  但这些记载都是后人所写,真实性无人能保证。有人考证,朝鲜向中国称臣送贡女是在1365年,而史学上明确记载,朱棣生于1360年,其时朱棣已5岁了,难道朱棣是她从朝鲜带来了的?显得是不可能的,所说根据这种推测,朱棣生母是李氏的说法也不靠谱。
  
  第三个女人:元顺帝妃洪吉喇氏
  
  这个说法,可上溯到朱元璋没有称帝前。在至正年间,朱元璋跟随郭子兴起兵反元,郭子兴病死后,朱元璋取而代之,南征北伐,先占领集庆(现在的南京),后又攻下大都(现在北京)。元顺帝看看大势已去,遂弃大都,退守蒙古。朱元璋入城后来亲临元顺帝后宫,看到落难人群里有一位美女,姿容娇美、眉目含情,顿时引起朱元璋的注意,遂收她收为妃子。这个女子即元顺帝的第三位妃子格勒德哈屯,她是元顺帝洪吉喇托太师的女儿。
  
  但故事到此复杂了:早在朱元璋攻占北京之前,洪吉喇氏已怀孕七个月,元顺帝出逃时,不方便带上,让朱元璋白白地捡了一个女人和一个儿子。两个月后,洪吉喇氏生下一个男小子,此即朱棣。据说,当时朱元璋心中知道此子非己子,并不想认这个儿子,但看到朱棣相貌不凡,朱元璋就喜欢上了。况且,说自己的后宫女人生了其他男人的孩子,传出去可是一桩天大的皇家丑闻,朱元璋也不得不认下这个儿子。民间对这种说法传得神乎其神的,而朱棣与其他几个兄弟相貌长得确实不一样,一点也不像麻脸朱元璋,这也加大了这种猜疑,民间据此称朱棣是蒙古人。
  
  但史上记戴,大都失守是至正二十八年,即公元1368年,而朱棣生于至正二十年,即1360年,时间相差七、八年呢。因此,这种说法最不靠谱,朱棣生前也从未承认过。有史学家认为,之所以出现这种情况,是民间在骂朱元璋和朱棣。前者杀人如麻,不仁;后者则是非法当上皇帝的,用今天的话来说,是通过军事政变上台的,不孝。
  
  第四个女人:蒙古人瓮氏
  
  与第洪吉喇氏一样,翁氏也是蒙古女子,也是元顺帝的妃子(我怀疑与元顺帝妃洪吉喇氏是一个人)。刘献廷所着《广阳杂记》称,“明成祖,非马后子也。其母瓮氏,蒙古人。以其为元顺帝之妃,故隐其事。宫中别有庙,藏神主,世世祀之,不关宗伯,有司礼大监为彭恭庵言之。余少,每闻燕之故老为此说,今始信焉。”用大白话来说,就是朱棣不是马皇后生的儿子,他的母亲是蒙古人翁氏,因为曾是元顺帝的妃子,所以史书上不方便提这事。但朱棣没有忘记这位蒙古生母,而是在宫中另外建庙,供奉她的牌位,让世世代代纪念她。刘献廷为清朝人,他的文字,就如我现在写这BLOG一样,仅是自己的观点。况且,他的依据是来源于北京一带的坊间传言(“每闻燕之故老为此说”),而且是小时候听说的,你说这靠谱么?
  
  另有一说,出自民国学者王謇的《孤庐杂缀》。书中记载:“往余幼从吴梦辄师恩同游,师告余曰:‘克金陵时,官军得明成祖御碣于报恩寺塔座下,其文略谓:成祖生母为翁吉剌氏,翁故为元顺帝宫人。生成祖,距入明宫仅六阅月耳。明制:宫人入宫,七阅月内生子者,需受极刑。马后仁慈,遂诏翁以成祖为马后所生。实则成祖生日,距懿文太子之生,仅十阅月稍强也。翁自是遂抑郁而殁,易篑前,以己之画象一帧,授成祖乳母,且告以详,命于成祖成年就国后告之。成祖封燕王,乳母如命相告。于是,成祖始知己之来历,乃投袂奋起,而靖难之变作矣!’”王謇所记也是“听来的”,老师是听曾国藩的幕僚冯桂芬说的。这么“据说”显然不足为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