从“猪圈”爬出来的屠夫皇帝

时间:2011-04-14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
 

  他生于帝王之家,长得白白胖胖。即位前,他遭人猜忌,被脱光衣服关在“猪圈”里,扮的是猪相,吃的是猪食,任人羞辱,任人打骂,甚至几次险些被当做猪杀掉,是个可怜巴巴的落魄王爷;即位后,他猜忌别人,拿起手中的霍霍屠刀,利用手中的生杀大权,屠杀功臣,屠杀宗室,一脸的凶相,一身的血腥,是个地地道道的残暴皇帝。这位从“猪圈”里爬出来的屠夫皇帝,就是南北朝时期刘宋王朝的第七任皇帝——宋明帝刘彧。
  刘彧(439—472),字休炳,宋文帝刘义隆第十一子。因为生母早死,刘彧从小由三哥刘骏的母亲抚养成人。元嘉二十五年(448),刘彧被封为淮阳王,四年后改封湘东王。刘义隆死后,刘骏即位,是为宋孝武帝。刘骏和刘彧为一母所养,刘彧又非常敬重刘骏,遇事忍让,所以二人关系甚好。刘骏性情暴戾,诸弟多被他迫害致死,唯独刘彧能得到优待。大明八年(464),刘骏病逝,长子刘子业即位,刘彧便开始了噩梦般的屈辱生活。
  刘子业虽然年轻,但深通历史,颇有忧患意识,整日担心皇位被别人夺去。在他看来,几个年富力强的叔叔对自己构成的政治威胁最大。为了防止叔叔作乱,刘子业把他们调入京城,外出之时令其随从,回宫之后囚于殿内,在加强防范的同时,刘子业还对他们“殴捶凌曳,无复人理”(《宋书》)。在残存的六位叔叔当中,以十一叔刘彧、十二叔刘休仁、十三叔刘休祐年龄较长,历任地方刺史,具有丰富的政治经验,且拥有较强实力的军队,因此被刘子业视为心腹之患;而三王当中又以刘彧年长,自然成为刘子业实施迫害的重点目标。
  为了打击和羞辱叔叔,一贯擅长恶搞的刘子业把“形体并肥壮”的三王“以竹笼盛而称之,以太宗(按:刘彧)尤肥,号为‘猪王’,号休仁为‘杀王’,休祐为‘贼王’”,并且令其“录以自近,不离左右”。除了限制人身自由,刘子业还“以木槽盛饭,内诸杂食,搅令和合”,从生活饮食上加以迫害。由于刘彧长得白白胖胖,刘子业干脆“掘地为坑阱,实之以泥水”,专门为他建造了一个“猪圈”,动辄下令“裸太宗内坑中,和槽食置前,令太宗以口就槽中食”,看到刘彧像猪一样在泥水里蠕动、吃东西,刘子业“用之为欢笑”(《宋书》)。
  刘彧脾气温和,处事稳重,虽然对刘子业的行径愤怒到了极点,但仍装出一副恭顺、服从的样子来。刘彧越是这样,刘子业就越生气,对他就越不放心,几次暴露杀机以绝后患,均被拦下。有一次,刘彧不小心得罪了刘子业,刘子业便下令“即日屠猪”,将刘彧脱光衣服,绑起手脚,以木棍贯穿于两手两脚之间,几个人像抬猪一样抬到食堂,准备开膛破肚。情急之中,刘休仁突然想到刘子业有个妃子即将生子,便以“待皇太子生,杀猪取其肝肺”为由,强调“猪今日未应死”(《宋书》),选个好日子再杀不迟。刘彧因此又躲过了一劫。
  不在沉默中灭亡,就在沉默中爆发。整日担惊受怕,让刘彧意识到如果不采取措施,迟早会死于刘子业之手,于是暗中密切注视外界动静,又派出阮佃夫、李道儿等心腹手下秘密行动,从刘子业的卫士中找到寿寂之、姜产之等不满者十一人,等待时机发动政变。当时,民间盛传“湘中出天子”(《宋书》),而刘彧恰恰是湘东王,刘子业闻之后,决心杀掉刘彧,然后巡视湘州和荆州,彻底压下这一谣言,巩固皇位。与此同时,刘彧知道形势紧迫,也连忙指使手下密切关注刘子业的动向,以便随时动手。一场你死我活的叔侄之战迫在眉睫。
  景和元年(465)十一月二十九日夜,刘子业召集刘休仁、刘休祐等人前往竹林“射鬼”,唯独刘彧一个人被困在了秘书省。种种迹象表明,刘子业很快就要拿刘彧开刀。刘彧如坐针毡,不知所措,而外面的政变却相当顺利,“佃夫、道儿因结寿寂之等殒废帝(按:刘子业)于后堂”,由于消息不通,刘彧对刘子业被杀一事全然不知。不一会儿,刘休仁闯进秘书省,拉起刘彧就往外跑。由于事起仓卒,刘彧没来得及穿鞋,光着脚丫,戴着乌帽,“升西堂,登御坐,召见诸大臣”(《宋书》),改元泰始,接替刘子业,糊里糊涂地成为新一任皇帝。
  从囚禁到自由,从猪王到皇帝,从地上到天上,刘彧哪里会想到,自己竟然能够从“猪圈”里艰难地爬出来,一跃成为万众瞩目的一国之主。权力和地位,结束了刘彧的噩梦,同时也将他身边之人推进了噩梦。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,这是最浅显的做人之道,可刘彧硬是把自己先前受到的羞辱和迫害,转手送给了他的后妃,他的功臣,他的同脉。即位前,他是弱势者,是受害者,面对的是屠夫和看客;即位后,他是强势者,是害人者,扮演的是看客和屠夫。因为受过凌辱,受过猜忌,受过惊吓,刘彧变得相当暴淫,相当敏感,相当血腥。
  刘彧即位时,只有二十七岁。这个年龄,对于普通人来说,正处于生理黄金时期。然而,刘彧身体过于肥胖,加上先前多次遭受惊吓,即位后虽然养尊处优,锦衣玉食,身体却一天不如一天,甚至连夫妻生活都不能正常进行。即便这样,刘彧仍荒淫无度,甚至将“姑姊妹集聚,而裸妇人形体,以此为乐”(《南史》),变着花样提升宫廷娱乐,寻求感官刺激。在刘彧看来,连他都曾赤身裸体在猪圈内表演过节目,现在他观赏一部“裸戏”也不为过。让矜持的女人在众目睽睽之下重复自己当年被裸的不幸,刘彧此举比刘子业有过之而无不及。
  连头带尾,刘彧当了八年皇帝。八年中,刘彧先是与刘子勋叔侄相残,造成国家大乱,生灵涂炭;接着,又在招降问题上严重失策,致使城池陷落,版图缩减。可以说,刘彧为政期间,一无建树,二无作为。不过,刘彧在扮演屠夫的角色上,倒是一把好手,特别是当了几年皇帝之后,刘彧的身体越来越差,自知不能长寿,而他靠“借种”得来的太子刘昱尚处冲龄,一旦他死了,年幼的刘昱很可能被人取代。而且,这种猜忌随着病情加剧而越来越重,凡是对皇位有威胁的人均遭遇了刘彧的严厉镇压,宗室、功臣成批地死在了他的屠刀下。
  刘彧残杀宗室,始于侄子刘子尚。刘彧掌权的次日,即赐死刘子尚。泰始二年(466)正月,侄子刘子勋在寻阳(今九江)称帝,与刘彧分庭抗礼。九月,刘彧平叛,将刘子勋枭首,接着又将刘子元、刘子绥、刘子顼赐死,不久又将刘子房、刘子仁、刘子真、刘子孟、刘子嗣、刘子产、刘子舆、刘子趋、刘子期、刘子悦赐死。如果算上刘子业,这群被刘彧杀死的侄子中,最大的只有十七岁,最小的不过三四岁。至此,宋孝武帝刘骏的二十八个儿子全部被杀,无一幸免。如果说刘骏生儿子就像是雨后春笋,那么刘彧杀侄子就像是在割韭菜。
  侄子辈的小王爷杀干净了,但兄弟辈的大王爷还在,而大王爷对皇位的威胁远比小王爷严重的多。随即,刘彧调整屠杀方向,把屠刀伸向了所剩为数不多的几个兄弟。泰始五年(469),刘彧听到八哥刘炜被部下拥立的消息后,先下令免去刘炜的官爵,接着派人逼其自杀。泰始七年(471),刘彧以打猎为名,派人将十三弟刘休祐打死,不久梦见十二弟刘休仁夺权,又将其毒死。众兄弟中,十九弟刘休若年龄最小,但刘彧听说刘休若有至贵之相,好言好语将其骗到京城后赐死。至此,刘彧的兄弟中,仅剩下一个平庸无能的十八弟刘休范了。
  杀尽了侄子,送走了手足,刘彧的屠刀并没有归鞘,接着那些功臣宿将便遭了殃。寿寂之是帮助刘彧登上皇位的元勋,为人勇猛,杀人不眨眼,刘彧说什么也不敢把他留给儿子刘昱,一直想找茬除掉他。后来,寿寂之犯了个小错误,刘彧二话不说就把他贬谪到越州,刚走了一半路,就被刘彧安排的几个保镖送上了西天。寿寂之死后,一个曾在平定刘子勋战斗中立过大功的将领,时任淮陵太守、都督豫州各军事的将军吴喜预感到自身的危险,立刻要求辞去军职,改任中散大夫这样的闲职。可即便如此,吴喜还是没能逃过厄运,被刘彧鸩杀。
  屠杀功臣,是为了防变。可刘彧杀人越多,思虑就越重,身体就越差。为了讨个吉利,刘彧将年号由泰始改为泰豫,可病情非但没减轻,反而更加严重了。刘彧自知时日不多,又不放心年幼的太子,因此日夜不安,噩梦不断。一天,刘彧梦见有人向他告发:豫章太守刘愔要造反。醒来后,刘彧不分青红皂白,命人马上到豫章郡杀死刘愔。该杀的人,都杀的差不多了,刘彧最后将目光转向了王皇后的哥哥王景文。在刘彧看来,皇帝早殇——幼主即位——母后临朝——外戚擅政,是历朝历代的游戏规则。二月,刘彧派人将王景文毒死。
  刘彧在位期间,凡是可能对皇权构成威胁,凡是可能对幼子带来不利的宗室、大臣,均遭他毒手。到了晚年,刘彧因为疾病缠身特别迷信鬼神,说话和行文忌讳很多,“左右失旨忤意,往往有斮刳断截者”(《宋书》),一时间人人自危。泰豫元年(472)四月,一身血腥的刘彧病逝,享年三十四岁,庙号太宗。受刘彧影响,年仅十岁刘昱刚即位,就变成了一个以杀人为乐的魔鬼皇帝,致使朝政黑暗,群臣离心。由于刘彧肆意屠杀功臣,剪落皇枝,造成皇室统治力量衰弱,王朝基业很快土崩瓦解。七年后,刘宋王朝被萧道成取代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