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童斗嘴

时间:2011-08-03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
  北宋年间,有一年春季,桃红柳绿﹑风光无限,苏东坡携书童前来泰山游玩。两人走走停停,不知不觉中来到佑庙前。佑庙里有不少碑刻,大都是历代帝王将相所立,名家名人所书,苏东坡与书童随人流进了佑庙,观赏碑林。
  这时,打东边过来一位气宇轩昂、风度不俗之人。苏东坡仔细一看,不觉大喜过望,那人竟是他的好友大文豪王安石。苏东坡连忙招呼:“王大人,怎么这么巧,你也来泰山了?”
  王安石见是苏东坡,一边观赏碑文,一边回答:“只许你这位大诗人观赏泰山风光、佑庙碑刻,就不许我也来凑凑热闹?”苏东坡急忙辩解:“哪里话?能与王大人同游佑庙碑林,实乃人生一大幸事!”说完用手一指身后:“这是书童福德。”王安石用嘴一撇右前方那位年轻人,说:“我的书童学智!”
  王安石话音刚落,福德便跑过去与学智打招呼,谁知学智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,只是“哼”了一声,算是打招呼。
  四人不紧不慢边看碑文,边朝前走去。来到一块微微向东倾斜的石碑面前时,四人止步,评头品足。福德因刚才看了学智的脸色,心中不快,就上前一步,抢先说道:“安石不正影子歪!”学智何等聪明,一听人家福德在讽刺自己的主人,岂肯罢休,脱口接道:“东坡前倾根基斜!”
  听见两位书童斗嘴,王安石插话说:“学智说得一点没错,此碑确实因为根基斜了,才东坡前倾啊!”苏东坡“哦”了一声,说:“王大人言之有理,不过,咱福德说得更有道理,身子不正影子才歪么!”说完,王安石与苏东坡相视着哈哈大笑起来。
  见主人大笑,福德与学智也跟着吃吃地笑了。
  这是讲述在游览泰山的途中,苏东坡和王安石的书童各自因为主人而骄傲乃至互相斗智的故事。当然,两位大文豪却表现出难得的大度和宽容,两人依然如故,并顺着书童的句子,互相调侃。
 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,经常和有学识的人在一起也会变得有智慧。所谓“近朱者赤,近墨者黑”,书童们虽然只是斗嘴,但是诗句一语双关,很有意味。
  生活中需要幽默,本来可能是尴尬的事情,经过幽默的处理,反而让大家更开心。
  徐文长妙写藏头诗
  徐文长妙写藏头诗
  平湖秋月是西湖赏月的最佳地方。原先,这里称为孤山望湖亭。( 历史故事  )
  这一年八月十五中秋佳节,绍兴才子徐文长正在杭州。他本来独自一人饮酒赏月,几杯闷酒下肚,有些醉眼蒙眬。忽然,想起诗友们说过西湖孤山望湖亭是赏月的好地方,就趁着月色,踱着方步,向孤山望湖亭走来。
  徐文长行行走走,一面欣赏着西湖月色,一面吟着咏月诗句,不觉已来到望湖亭前。这是一座临湖建筑,据全湖之胜,东可望湖滨,西可达苏堤,南可至南屏,整个外湖景色尽收眼底。这时,一轮皓月当空,风清清,水碧碧,远山蒙纱,近树笼烟,使人如置身于琼楼玉宇之中。他不禁诗兴勃发,画意盎然。
  这时,猛听得望湖楼里传出一片吟诗声。徐文长一看,亭子里面坐满了人,桌上红烛高照,摆满了西瓜、红菱、月饼等各式时鲜果品酒肴,还有笔墨纸砚。看样子,是一群文人雅士在这里饮酒赏月,赋诗作画。徐文长信步走了进去,想看看热闹。
  望湖亭里,果然是西泠(líng)诗社的文人雅士在饮酒赏月,正喝得兴高采烈,见有个陌生人进来,顿时没了声息。主持人见徐文长身穿青衫,头戴方巾,一副文士打扮,虽然衣着简朴,但雅而不俗,仪态从容,觉得不可怠慢,就起身把手一拱,招呼说:“今日中秋佳节,我们西泠诗社社友,特在此饮酒赏月,作画吟诗。兄台如有雅兴,不妨稍坐片刻,以便求教。”说罢,将手向四壁挂着的书画一挥。
  徐文长慢步绕亭一周,向四壁诗画略略扫了一眼,发现尽是平庸之作。主持人见他一言不发,又没有马上离开的意思,就故意刁难他说:“兄台文质彬彬,定是行家里手,今日萍水相逢,我等三生有幸,乞望作画题诗,以开我等眼界,为中秋雅集增色。”说罢,嘿嘿冷笑了几声。
  徐文长看罢诗画,原想稍停一会儿就走,见他们有的面露骄矜之色,有的发着冷笑,心想:好吧,我正愁没有纸笔抒怀,何不借此凑凑热闹,逗趣他们一下。他也不谦让,来到书案前,将雪白的宣纸一铺,手执羊毫湖笔,饱蘸浓墨,唰喇几笔,天上出现了一轮圆月;又唰唰几笔,水中也映出圆月一轮;然后嚓嚓几笔,远处山色朦胧,近处湖亭跃然,湖上一叶扁舟,一渔翁在月影之中独酌(zhuó)。
  这时,西泠诗社文士都围上来观看。见徐文长顷刻之间画好了一幅“平湖秋月”图,水墨写意,落笔不凡,都十分惊讶。主持人看徐文长画得不错,想试试他的文才,就请他在画上题诗一首。徐文长也不推辞,提起笔来就写了两句:
  天上一轮圆圆月,
  水中圆圆一轮月。
  “‘天上一轮圆圆月,水中圆圆一轮月。’哈哈,这也算诗吗?”文士们正议论间,只见徐文长又提笔写下两句:
  一色湖光万顷秋,
  天堂人间共圆月。
  文士们大吃一惊。他们原以为下面写不出什么好句子来,没想到徐文长这么一转一收,四句连起来一读,真是奇句妙文,情景交融,禁不住同声叫好:“佳句,佳句,不知兄台来自何处,我等失敬!”
  徐文长朝大家一笑,又提笔写了一首七言绝句:
  平湖一色万顷秋,
  湖光渺渺水长流。
  秋月圆圆世间少,
  月好四时最宜秋。
  文士们一看,这首诗写得别致。每句头一个字特别大,连起来一读,竟是“平湖秋月”四字,原来是一首藏头诗。大家都拍手称绝,要徐文长留下高姓大名。
  徐文长并不回答,只一笑,踏着月色而去。
  故事发生在古代的一位才子徐文长身上,他在一次游览西湖的途中恰逢一帮文人吟诗作画,这帮文人开始并不把他看到眼里,但是后来徐文长却以他的才华让那些人叹服。
  徐文长才华出众,不仅仅善于发现生活中的美丽,而且善于把自己的才情与周围的景色合二为一。以景写情,寓情于景。
  再看徐文长的形象,身穿青衫,头戴方巾,很朴素,很平凡。但即使衣着简朴,只要能够让自己的头脑富足,也会流露出雅而不俗的气质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