中国古典“四大美女”另类榜单

时间:2011-02-28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
 

  “沉鱼”原型:毛嫱
  
  传统意义上的中国古典“四大美女”——西施、王昭君、貂婵、杨玉环,之所以在民间人气最旺,其原因有二:
  
  一则是有着特殊的政治背景——西施舍身助越亡吴,昭君大义出塞“和亲”,貂婵以色离间董吕,玉环酿成“安史之乱”;
  
  二则是在世人的一片惋惜与同情声中,有关她们的各类文学作品千古不绝,“沉鱼落雁、闭月羞花”便自然而然地成为古典美女的代名词。
  
  因而古典“四大美女”更多的是承载着一种人文负荷!
  
  其实,“沉鱼”的原型并非西施,与西施同时代的毛嫱应该比她更完美无缺;
  
  王昭君应该只是汉宫中的一般美女,不太可能在宫中鹤立鸡群而被皇帝忽视;
  
  貂婵本无其人,只是一个虚拟的文学形象罢了;
  
  杨玉环是古代的歌舞艺术家,其形貌大抵符合具有北人血统的李唐人之审美观。
  
  中国古代真正的“四大美女”应该另有其人,或曰可作另类制榜。
  
  那么,究竟谁是中国古代真正的“四大美女”?
  
  本人提供的古典“四大美女”另类榜单是:毛嫱、夏姬、李祖娥、张丽华。
  
  窃以为,春秋末期的毛嫱应该是中国古代、至少是色冠先秦时期的“第一美女”。
  
  毛嫱其人,史书上并无专门记载,只知她是春秋末一代霸主越王勾践的爱姬,大致与西施、郑旦年龄相当。但我们仍可以从后人对她的赞美中知晓,她才是最初人们心目中美的化身与象征。
  
  毛嫱是“沉鱼”的原型。“沉鱼落雁”源自《庄子·齐物论》中的“毛嫱、丽姬,人之所美也,鱼见之深入,鸟见之高飞,麋鹿见之决骤。”
  
  庄周的本意是指无论像毛嫱、丽姬那样公认的绝色美女,鱼与鸟是不懂得去欣赏的,面对倾城倾国的美妹,它们照样或沉入水底自游,或高高地飞翔着。庄周以此说明天地万物齐一。
  
  后来唐朝诗人宋之问有诗云:“鸟惊人松萝,鱼畏沉荷花。”于是,世人便以“沉鱼落雁”形容女子之貌美。
  
  故原始的“沉鱼”是指“毛嫱”。
  
  在后人对美女的赞颂中,凡同时出现毛嫱、西施的,大都是毛嫱居前、西施断后。
  
  《韩非子·显学》说:“故善毛嫱,西施之美,无益吾面,用脂泽粉黛,则倍其初。”
  
  《管子·小称》中有“毛嫱、西施,天下之美人也,盛怨气于面,不能以为可好。”
  
  《淮南子》则说“今夫毛嫱、西施,天下之美人。”
  
  可见毛嫱一直居西施之前。
  
  但由于开篇所说的原因,毛嫱逐渐被人淡忘,西施则成为美的象征,荣登古典“四大美女”之首。

 


 


  
  “大众情人”:夏姬
  
  “四大美女”另类榜单第二人,当推春秋第一艳妇,也可以说是古代第一“大众情人”的夏姬。
  
  郑穆公之女夏姬,自幼生得杏脸桃腮,蛾眉凤眼。长大后更是体若春柳,步出莲花,具有骊姬、息妫之美貌,更兼有妲己、褒姒之狐媚,是一个不知羡煞了多少贵胄公子的人间尤物,后世称她为“一代妖姬”。
  
  据传夏姬在及笄之年,曾经恍恍惚惚地与一个伟岸异人同尝禁果,并获取返老还童、青春永驻的阴阳采补之术。
  
  因而既艳名四播,又声名狼藉,家中只好把她远嫁给陈国的夏御叔为妻,夏姬之名由此而来。
  
  夏御叔正值壮年而亡,有人说就是死在夏姬的“采补之术”。
  
  守寡后的夏姬“其状美好无匹,盖老而复壮者”。
  
  据传,夏姬一直到四十多岁,仍容颜娇嫩,皮肤细腻,保持着青春少女模样。
  
  而历史上的这位绝代艳妇,也确实以其罕有的独特魅力为国君士大夫倾倒,史书上说“公侯争之,莫不迷惑失意”。
  
  她曾三为王后,七为夫人,可谓前无古人,后无来者。春秋有好几个国家之亡都与她有关。

 


 


  
  千古之丽:李祖娥
  
  “四大美女”另类榜单第三人李祖娥,是北齐文宣帝高洋的皇后。
  
  《北齐书·文宣李后传》描绘李祖娥是“容德甚美”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