侵华日军细菌战及其活体实验

时间:2016-03-09 责任编辑:网站原创 点击:
侵华日军细菌战及其活体实验
  专家证实,为了实现吞并邻国称霸世界的野心,日本军国主义者当年采纳了日本军医大尉石井四郎“缺乏资源的日本,要想取胜只能依靠细菌战”的献计,从而确定了进行细菌战的战略,想以最省事的代价,赢得侵略战争的胜利。
  
  侵华日军先后在东北的哈尔滨和长春、华北的北京、华东的南京、华南的广州以及南洋的新加坡、马来西亚设立大型细菌战基地和工厂,又在中国63个大中城市设立分部和工厂。细菌研究“成果”广泛用于战争中,曾在中国20个省内进行细菌战。他们在进攻、退却、扫荡、屠杀难民、消灭游击队、摧毁航空基地等方面,无不使用细菌战,在中国形成了疫病大流行。
  
  据统计,有据可查的就有27万无辜人民死于细菌战,军方的死亡人数还没有统计进去。而由于疫病蔓延造成的死亡人数更是不计其数。
  
  七三一部队是侵华日军设在中国规模最大的细菌战部队,也是世界战争史上规模最大的一支细菌部队。石井四郎于1932年将日本国内的实验基地转移至满洲,在哈尔滨市以南的二背荫河镇建立了细菌实验工场,1935年转移至平房。
  
  资料证实,这支部队在长达12年的时间里,疯狂研制鼠疫、伤寒、赤痢、霍乱、炭疽、结核等各种病菌、并在至少5000名中、苏、朝战俘和平民的健康人体上,进行过包括活体解剖和各种生物菌培养在内的大量惨无人道的实验。
  
  二战结束前,日军为消灭罪证焚烧和炸毁了大部分资料和设施,部分资料移交美军,对战后西方研究细菌战产生了重大影响。七三一部队自始至终都是围绕侵略、征服和屠杀而进行的,他们所谓的研究完全背离了科学的轨道和人道文明的准则,它的历史是一部充满血腥的罪恶史。
  
  近年来,中国专家学者通过多年的调查取证,发现了日军细菌实验的“特别输送档案”、野外人体冻伤实验等大量资料。2002年9月,中国有关专家宣布在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安达实验场遗址处发现了11枚土陶制细菌弹片,同时确认了关押细菌实验活体的“囚室”遗址的存在。这是中国在受害者和加害者证言基础上,首次发现当年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进行野外人体实验的最直接证据。